我就再也不是一个有学生证的同学了,我毕业了。

 

其实面对毕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有的人觉得特别难过。我最难过的时候是,当我把大学四年的课本以接近废纸的价格贱卖的那一瞬间,其实不是因为它有多珍贵,而是这些课本都是新的,一页都没有翻过呢大叔。有的人觉得非常的遗憾,我大学四年都没有谈过女朋友,我都不敢看女生的眼睛,但是每个学期我都有偷偷去搞联谊,但结果总是惊人的相似,暗恋我的人往往都特别特别沉得住气

 

在毕业的这天, 我起个太早去东餐厅吃我爱吃的霸王饼 可是买饼的阿姨说卖光掉了呀, 明天在来把, 我想说 可是可是我今天就毕业了呀 我们都是在快要毕业的时候才突然爱上学校的,就像人生很奇怪呀,我们总是快要结束的时候才突然想要好好开始。我们都以为,只有长大了我们才能永远相伴,所以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拼了命拼了命地成长,但是当我们真的长到了足以跟青春挥手告别的时候,回头突然发现我们被骗了,原来成长只能让我们分离。林宥嘉有首歌唱:青春兵荒马乱,我们潦草地离散。 我们总以为有些人可以再见 其实一旦没开 但有得时候分别就真的见不到了. 这是一个流行 离开的世界 可是我们都部擅长道别 但是最措手不及的却是,我们还未配妥剑呢,出门便已经是江湖了。

 

作为平凡的大多数, 我们跌跌撞撞的 被扔进了社会这个格斗场  现实下手毫不留情 离开了 学校 我们才发现 原来房租 水电这麽贵, 交完费一掏兜发现 大半个月工资没了    离开的学校才发现 原来有的地方 实习是不给钱的. 我都毕业了 还得伸手问爸妈要钱吃饭. 怕父母担心连电话都部敢打一个 但是没关系, 这些都部重要我从来不觉得 物质的匮乏, 我阻挡我 追逐梦想的脚步  而我认为我活在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北京 深圳 上海 无数家软件公司 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在走向社会这断断半年时间类 我被现实反手 甩了一个而耳光, 不对是无数个耳光 我投了那么多简历, 敲开了那么多扇门   我曾经那些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 在我耳边嘲笑的很大声 那一瞬间我真的怀疑自己 是我不配吗, 是我没有资格吗 我应该像我爸那样 回去通过亲戚介绍找不份工作那样 然后相亲个人就娶了吗?  我想起当时我顶住好多人的压力 选的专业, "上什么学,直接找个差不多工作就好呀" 我每次都到快要放弃的时候就想起 妈相信你的坚定眼神 我死命的抓住这份这份信任 我就是要妄想,我相信在这个诺大的深圳 绝对能有我的容身之处  真的我等了一个机会,  星期一的下午 我接了一个电话 让我明天来上班了. 我激动的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说, 我放下电话就给我妈打个电话说 妈, 你孩子我找到工作了,明天就开始挣钱了.

 

今天能继续在座城市奔跑的我, 要感谢当时那个没有放弃的自己 如果说一年前我说出觉对不向现实妥协那是不知事故的狂妄 那么现在 被现实甩了好几个耳光 看上写有些狼狈的我, 我依旧不后悔当时的选择

 

我们理想的不够纯粹,现实的不够彻底 但是我们并部像你们说的那样,我们在25岁的时候已经死去 到75岁才背埋葬, 我不想临死前会看这一生 发现我们不是活了三万多天, 而是只活了一天,重复了三万多次.

 

你看又是这个深夜我又一次说一大顿励志的话 来鼓励我自己 晚安